•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夫妻侦探社(淫妻)8

    时间:2018-02-14
    夫妻侦探社 第8节


    越是这个时候我越不能显出自己的焦急,显得心情愉悦的跟对方应酬着。

    “刘胖子跟你助理不见了。”小曼低声在我耳边着急的。

    “放心。你5分钟後先出去。”我向人群外走去。

    “哎哟,万总这是要去哪里?”一个副总拦住了我,我认识,几天前跟刘胖子到过奉达,显然是心腹。

    “今天早上可能吃多了点麻辣,一直有点闹肚子。川菜好吃,可真不能贪嘴哦。”我苦笑着指指厕所方向。对方呵呵笑着让开了路。

    一进厕所,我看看四周没人,迅速打开了工具间的门,里面有一个背包。我飞快的脱去了自己的灰色西装。几分钟後,一个穿着黑色夹克中年男子走出了厕所。

    “你在哪儿?”酒店一楼咖啡厅里,小曼正坐立不安的等待着,一接到我的电话,焦急的问到。

    “在你对面。”我低低的回答。

    “哪儿?”小曼向站在对面咖啡厅围栏外的我看了一眼,又看向别处,“没看见你啊。”

    “我站在你对面,在对你笑呢。”我对她笑笑。

    小曼这才又看向对面这个完全陌生的中年人,然後吃惊的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这……这就是传说中的易容吗?好厉害!”

    “我先上去,5分钟後你直接到1720号房。”我转身离开。

    5分钟後,1720号房门铃响了,我走过去往猫眼里一看,是小曼,我打开了门。她鬼鬼祟祟的挤了进来,好奇的看见房间里摆弄的机器。

    “我第一次看见私人侦探的设备,好好奇。你们私人侦探都这麽牛吗?”

    “不是,我们是国内一流的。”我回答,手里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小盒子和一圈光纤线,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个怪模怪样的四轮小车。

    “这是什麽?”此时的小曼第一次有了这个年纪女人应有的八卦,像个好奇宝宝一样的问这问那。

    我一概以“设备”作为回答。很快,我将光纤接头卡在了四轮小车的尾部,另一头通过专用设备接在军用笔记型电脑上,这台笔记本跟我上次使用的又不一样,在笔记本下部的两侧,有两个类似控制旋钮的东西。四轮小车的中间,高高的树着一根拇指粗的硬塑胶管,顶端是一颗纯黑色的看似玻璃珠的东西。当完全接通後,我轻轻的转动着电脑上的控制旋钮,那根硬塑胶管慢慢发生了弯曲,而在笔记型电脑的显示幕上,出现了一个随着塑胶管转动而变换着角度的画面。

    “这是………”小曼吃惊的看着这一幕。

    “监控用的。”在测试整个系统已正常运行後,我站起身来,将两张接待椅子拖到中央空调出风口下,又将一张化妆椅叠在上面,“帮我扶一下。”我爬上椅子,用力拆下了中央空调出风口围栏。

    “把小车递给我,对,就那个,小心点,别把线弄断了。”

    我接过小曼递过来的四轮小车,探头进中央空调出风口通道里观察了一下,然後小心翼翼的将小车放了进去,并将後面一长卷的光纤线理顺,放在了车轮後面。然後跳下了椅子,转动旋钮,画面开始动起来,有些跳跃,显然小车在中央空调风道里前进。

    “好厉害!”小曼赞叹道,“简直就是在看美国大片。”我笑了笑。

    从我的房间到隔壁房间的空调出风口并不远,很快,画面上右侧出现了一簇格栅亮光,我停下了左侧的旋钮,慢慢调整着右侧旋钮,镜头缓缓移向右侧,已经能够清晰的看见空调格栅了,我微微旋转下旋钮,镜头开始慢慢向前移动,十分小心的穿过了格栅,房间里的情况顿时清晰的呈现在画面里:是刘胖子跟绮妮。显然,我们来得还算及时,他们两人都还是衣冠正常的坐在那里,绮妮坐在床边,刘胖子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抽烟。

    我按动了某个切换键,耳孔监听器里的声音被切换到了电脑上。

    “你怎麽能这样?!”绮妮恨恨的。

    “我没怎麽样啊,弟妹。”刘胖子得意洋洋的,“所谓战略合作协定书,说白了,它只是意向书而已,作为出资方,我可以选择进入注资的实质阶段,也可以选择让它永远只是战略合作意向。”

    “我就不信你对河南市场就因为我会放弃。”

    “当然不会,只不过可以换种方式,比如我们的注资可以放到明年,又或者我们直接全资收购。”

    “卑鄙!”

    “NO,NO,NO,对商人而言,这不叫卑鄙,叫利益最大化,或商业运作。”刘胖子胸有成足的,“合作的方式有很多种,看我们怎麽选择。或者说,在这股东大会短短的2个小时里,需要由您,苏女士,来替你的丈夫来选择最终的合作方式。”

    “你说过不会强迫我的。”绮妮眼神倔强的看着刘胖子。

    “我有强迫你吗?”刘胖子吐出一口烟,“我只是替你分析,决定权依然在你手上。”

    “如果我依然拒绝呢?”

    “我依然会遵守我的诺言。”刘胖子耸耸肩,“当然这合作的方式就不一样了,你的决定决定了我们合作的方向。”

    “其实我就算拒绝了,你也不可能放弃河南市场,对吧。”

    “没错!”刘胖子回答的很肯定,“只是早晚而已。我不急。”

    绮妮沉默了下来。

    “她这是在干什麽?不要那麽多弯弯道道啊,直接进入正题。”小曼有些着急。

    我看看她,没有说话,也懒得告诉她她的话绮妮其实也能听见,我们的通讯是对接的。

    “怎麽样,想好了吗?我的时间不多。”刘胖子的烟已经吸完了。

    绮妮又沉默了一会儿,终於站起身来;“我要去洗洗。”

    “洗什麽呀,春宵一刻值千金。”刘胖子一把拉住了她,猛地将她扑倒在床上,“我都快急死了,还洗什麽。”

    刘胖子整个人压在绮妮身上,大嘴亲吻向绮妮的嘴,绮妮头一偏,躲开了:“不要,脏死了。”

    “不脏,你来之前我专门洗过了。你不用洗,我就爱你这味道。”

    “不要——!”绮妮挣扎着,可又如何能推开这身上的200多斤?

    刘胖子的手在绮妮身上四处游走:“宝贝儿,你可想死我了,上次在嵩山,眼看着我都要进去了,你竟然会拒绝了我,真他妈没把我憋死。今天我一定要好好玩玩你,要玩爽你。”他左手搂住绮妮的头,紧紧用身体压住绮妮,让她丝毫不能动弹,右手在她腰间游动,见绮妮始终躲避自己的亲吻,刘胖子也不急,在绮妮脸颊上亲吻着,忽然伸出长长的舌头,在绮妮脸上舔过。

    “啊——!恶心死了。”绮妮大喊一声。

    “是吗?等一下你就会觉得那不叫恶心,那叫烧心。”刘胖子淫笑着,手伸到了绮妮腰下,翻开了绮妮的裙摆,摸上了她的大腿。绮妮翘起了大腿,试图离开一些,却被刘胖子握住了脚踝,在她脚踝上转着圈,“等一下你会爱死我的,你信不信。”

    “切”绮妮翻翻白眼。

    “不相信?”刘胖子嘿嘿笑着,“我会让你等会儿自己骑到我身上来。”

    他的手顺着绮妮的小腿往上,摸过小腿,穿过膝盖,当绮妮颤抖着准备迎接他直入裙底的时候,刘胖子的手却她大腿部拐过一道弧线,放在了她大腿上。

    “这死胖子最会撩拨人了。”此时,小曼也坐在了我身边,看到这一幕说,话语里却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画面上,刘胖子含住了绮妮的下巴,右手在绮妮的大腿处来来回回的厮磨,拇指展开向她大腿内侧,由摸慢慢变成抓,每次手磨到绮妮大腿根部,他的大拇指都会自然的在绮妮底裤上顶一下,绮妮也会身体向上耸一下。

    “有没有觉得心头痒痒的,挠也挠不到,抓也抓不着?”

    不知什麽时候,刘胖子已半跪起来,左手分开了她的大腿,右手拇指在绮妮双腿间的内裤缝上轻轻的揉动,接着他的左手放到了绮妮高耸入云的胸前,“手感真他妈好。”刘胖子赞叹道,他在隔着绮妮的裙子轻轻揉动着她的丰乳。

    “可以了吗?”我问身边的小曼,不管心里怎麽有欲望,但真实的看见妻子这样的现场直播,我发现自己还是有些不能接受。

    “你难道认为这就算捉奸在床了吗?”小曼诧异的看着我,“看你设备这麽高精尖,专业素养不会这麽低级吧。”我低着头没说话,点燃了一颗烟。

    “咳咳,别抽烟啊,呛死了。”小曼手在眼前扇了扇,转过头看向我似有所悟:“你很喜欢你这个助理吧。”我没理她,却是更深的吸了一口烟。房间里沉默下来。

    视频里,绮妮的粉红色丝质内裤已经不知什麽时候挂在了脚踝上,刘胖子趴在绮妮的双腿间,头一起一伏,鬼都知道他在干什麽,但是从酒店中央空调栏栅高度拍过去的视频看去,却不能看的清楚,绮妮头侧向了一边,紧闭着双眼。

    “宝贝儿,你每次都湿得好快啊,看来在我的开发下,你真的很需要男人的滋润啊,尤其是你老公以外的陌生男人的滋润。”刘胖子的话让我头嗡得一声,人整个懵了,耳朵里刘胖子的话还在继续,“你看看,我一说完,水更多了,听见你自己的水响吗,宝贝儿?我好喜欢这个声音,这说明你下面的小宝贝儿已迫不及待的需要你老公以外的男人来填满喂饱它了。”刘胖子的手动作着:“都有些泛滥了呢,水好多,好滑,好粘哦。”刘胖子坐在了绮妮的双腿间:“来,让我看看你一直深藏的那对好宝贝,我一直没能好好看看呢,渴望死我了。”他将绮妮的腿分开架在了自己的身上。绮妮摇摇头,摇散了头发遮住自己的脸。

    “我想看。”刘胖子坚持,绮妮又摇摇头,他的手一用力。绮妮啊了一声。

    “我要看!你自己来。”刘胖子的语气显得那麽不可违抗。

    在刘胖子手指的活动下,绮妮有些喘,终於她默默的将手伸到了自己的腋下,缓缓拉下了自己连衣裙的拉链,她的裙子瞬间松开了。

    “继续。”刘胖子冷冷的,拇指仍在绮妮已翻露出的阴蒂上揉动。

    绮妮的右手轻轻将左肩的吊带拉下,然後退出了自己的左肩,她的连衣裙就那麽半搭在了她胸前,一条深深地乳沟显露出来。刘胖子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直直的盯着绮妮的动作,当她的裙子再也不能阻挡刘胖子的任何动作後,刘胖子贪婪的将一对狼爪伸向绮妮的胸前,将她的裙子往下一拉,绮妮戴着白色乳罩的半坡刚露出来,已被刘胖子两只手手指从她胸罩下方挤进去,往上一翻,一对硕大浑圆的大白兔颤颤巍巍的跳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