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夫妻侦探社(淫妻)7

    时间:2018-02-14
    夫妻侦探社 第7节


    “奇了怪了。”这让我很是诧异,难道这嵩山行就真的变成了旅游度假?我随机的打开几张大图,也都是正常的,我正准备打开最後一张就放弃,打开的画面让我咕噜的咽了咽口水:那是三人在爬上山阶梯的时候,照片上里绮妮走在前面,刘胖子紧跟着,画面上方是连绵不绝的陡峭阶梯,但镜头里显然重点不是阶梯,而是刘胖子乘绮妮埋头爬山不注意时,伸到绮妮身後的怪手,他竟随着绮妮上山时腰部摆动的幅度,轻轻撩起了绮妮印花短裙的後摆,那白皙浑圆的蜜桃臀白花花的几乎完全展现在镜头前,臀瓣间一丝黑色的细线清晰的由腰间坠下,消失在绮妮的臀底。难怪缩略图上都看不出来,尼玛还玩起了偷拍。我赶紧的坐直了打起精神,开始一张一张的浏览传过来的照片,果然,猫腻都暗藏在那一张张看似正常的照片里。

    一张半山腰的照片,刘胖子跟绮妮背对着镜头仿佛在看远处的群山,而事实上,刘胖子的手却从後面撩起了绮妮裙子的後摆,是整个的撩起,虽然我不在现场,但知道这肯定绮妮是知晓刘胖子的动作的,灿烂的阳光下,绮妮那线条几近完美的浑圆丰臀洁白的耀眼。

    还是半山腰的照片,刘胖子张大了嘴笑着从背後拥着绮妮合影,绮妮的头努力转向一边,似乎不想进入镜头,因爲刘胖子的手从绮妮的下巴下穿过,伸进了绮妮的吊带里,直接按在她大半部挤出吊带的半坡上,手指却消失在了吊带里。

    我发现刘胖子跟绮妮背对着镜头的照片越来越多,而照片周围的游客似乎也越来越多,其中几张照片里,几个已超过绮妮的游客还诧异的回过头来看着并排站着的刘胖子跟绮妮,显然之前他们都看到了什麽。

    再到後面,也大致就是这样的照片,我默默的将照片放进特定文件夹里,锁好,闭上了双眼。

    快下班时,我再次收到了传来的照片。这次传来的照片竟然达到500多张。

    照片里,绮妮似乎已经适应了刘胖子对她的这种调教,或者还有些沉浸于这种禁忌的放荡。画面里开始出现她单人出镜的照片,还摆了几个姿势,也有她跟周秘书的合影,当然只是搂搂而已。再後来,照片的尺度越来越大了,就在路边,绮妮将裙子後摆撩起,撅起了屁股,刘胖子猥亵的笑着一手摸在她的白臀上,一手竖起了大拇指。接下来的一张,绮妮依然保持着那个姿势,刘胖子则将绮妮的丁字裤扒拉下一半,搭在她屁股上,黑色的丝带在白皙的丰臀的承托下,显得异样淫靡和猥亵。第三张,绮妮依然没动,丁子裤也没被拔下,而是刘胖子将她丁字裤的上裤边用力往上扯起,右手的中指和食指扣在了绮妮底部那片小小的黑纱上,照片里能清晰的看见刘胖子手指下方黑纱背後隐隐约约的肉缝,黑纱是那麽小,小到只能恰到好处的挡住中间那条细缝,以至几根弯弯曲曲的阴毛调皮的由黑纱的边缘探出头来。

    第一次看见绮妮如此放荡,而且是跟另两个男人,我硬得发痛。

    後面的照片里已可以看出远处走来几个游客,绮妮开始站起身,一连数张的连怕,绮妮迅速的站起,放下裙摆,整理好,还理了理自己的头发。

    依然是连拍,快速闪动的照片仿佛变成了真人演绎的动画片。几个游客刚走过,绮妮也正准备起步,又被刘胖子给拉住,撩起裙摆,快速拔下。黑色丁字裤挂在了绮妮的膝盖,刘胖子蹲下,抱住了绮妮的丰臀,头凑在了绮妮的双臀间。绮妮半蹲着,屁股翘起,头发向前垂下,遮住自己的脸。连续的舔弄,绮妮上身在扭动。

    忽然跑开,跑进旁边的树林,几个游人再次出现在画面里。再後来,照片又恢复了正常。

    (五)

    “叮铃铃”刚看完照片,我的手机响了,我接通,诧异的看见是绮妮的电话,接通,更诧异的听见绮妮告诉我,他们已在回来的路上,问我是回家还是来公司接我。我告诉她直接到公司来找我。

    刚放下手机,铃声又响了,是刘胖子。

    “万老弟吗,我是刘和,我这边临时有事,明天必须赶回成都,这几天要谢谢你跟弟妹的招待咯。”从车上传回的画面里,刘胖子说这话时将头转向一边的绮妮,诡异的笑着。

    “怎麽,刘董那边有什麽急事吗?”我心里咯噔一下。

    “也不是什麽大事,不过得我亲自去签个字。”

    “那您看咱们的合作………?”我小心的问到。

    “基本上大框架没什麽问题,正好下周公司开股东大会,我准备在会上举行签约仪式,毕竟这也是我们公司大举进军河南市场的第一步嘛,到时候还请万老弟和弟妹一定赏光出席哦。哈哈哈哈。”

    “一定,一定。”

    车很快到了公司楼下,绮妮由车上下来,下车前,刘胖子还嘿嘿笑着在她臀部摸了一把,摸得绮妮吓了一跳,狠狠白了他一眼。绮妮站在公司门口,看着奔驰车的渐渐离开,眼中闪着迷茫。

    “董事长,总公司的事并不一定需要您亲自过去啊。”视频里传来周秘书的声音。

    “我总感觉什麽地方有些不对劲,还是稳着点。”刘胖子眯着眼阴冷的。这句话让我心一阵狂跳,这死胖子直觉不会这麽厉害吧。

    “不会吧,我看都挺好啊。”

    “你不懂。”刘胖子闭上了双眼,“还是回自己的地盘心里稳当些。”

    绮妮回到我的办公室後,我第一时间在网上将刘胖子将于明天返回成都的消息告诉了小曼,当得知刘胖子并没有得手就返回後,她也有些诧异:“我查过了,他是先通过关系告知原本准备给奉达公司贷款的银行说自己准备注资,骗使银行放弃了贷款。这说明他对奉达公司,乃至河南市场本身还是很有兴趣,至於你的助理应该还是意外的收获,按道理说他都习惯亲自对新开拓的市场至少要考察半个月以上,怎麽会突然变了呢?”

    “不管怎麽说,下周我们还是得过来。这件案子可能需要比原定时间更长,我希望小曼能提前支付部分报酬。”

    “这可不行,我们已经按合同的规定,为你们预付了30%的订金,而且在郑州的全部费用也是我出的,我可没违反合同。”

    “请小曼谅解,我们也不是要违反合同,而是因为这件案子让我们必须得全部精力投入其中,期间是没有精力再接其他案子的,因为超期,将导致我们这个马上要到期的一笔款无法如期还清。”

    “超期不是我的原因吧。”

    “不好意思,女士,我没有说你的意思,只是在跟你协商。”

    跟她在网上耗了近1个小时,她终於答应将预付款提高到50%,并在本周末汇到我们帐上,这让我跟绮妮为还款而焦虑的心稍稍平静下来,毕竟这笔款如果不能如期还上,我们将会非常非常麻烦。

    “老公,这次去成都,不需要真做吧?”夜晚绮妮躺在我的怀里问,眼睛亮晶晶的。

    “不用,你放心,你老公绝对会在那死胖子进入之前拯救我的皇后的。”我安慰着她。

    “那万一……万一你来迟了怎麽办?”

    “放心,绝对不会有万一的,我会就在你隔壁。”

    “我还是怕。”绮妮糯糯的。

    “不怕,你老公不是那麽不靠谱吧。”

    “不是。”绮妮摇摇头,“我害怕我万一没守住………”

    绮妮的话让我全身一僵,爬起来,看着她:“老婆,你……”

    “你不知道,那色胖子太厉害了,我……我真的怕守不住。你知道吗,这几天好几次我都差点失守了。”绮妮将手挡住了脸。

    “即使这样,也不能改变我对你的爱。”我俯下身去吻住了她,得到的是妻子热烈的回应……

    五天後,我跟绮妮飞到了成都。

    刚下飞机,我就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

    “喂,你好。”我接听了这个陌生电话。

    “下飞机了?”是小曼的声音。

    “对。”

    “他已经决定了,2家公司将在2天後的股东大会上正式签订合作协定,这作为正式进军河南百货行业的标志。”

    “我会在签订协定後第二天离开。”

    “嗯,这就意味着他只有3天时间。你怎麽有把握跟踪和拍摄到他们?”

    “你放心吧,我自有办法。”放下电话,我跟绮妮走出了机场,看见周秘书已笑容满面的等在了那里,迎上来时,他面对绮妮的笑容很是意味深长。

    接下来的2天,刘胖子似乎很忙,只官方性的露了一面,而我跟绮妮也作为奉达公司的代表不停的跟各个股东见面,洽谈合作事项,忙得不可开交。直到千人股东大会的到来。

    刘胖子的股东大会竟然是以酒会的形式召开的,没有圆桌、椅子,大家都是三三两两站着,每个人手中像模像样的拿着只香槟杯,在周秘书的介绍下我才明白,这股东大会很大程度上也是股东之间的一次交流会,在其中寻找新的合作机会和投资商机。在刘胖子简短的致辞後,他即向在场的近千名股东宣布,马上举行与河南奉达百货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定,他将率领大家正式进军河南市场,赢得现场一片掌声。

    在闪得我眼花缭乱的闪光灯下,我走上了主席台,这时才明白对方签字的不是刘胖子,而是他的总经理。

    “万夫人,你好。”我的耳孔监听耳机里传来周秘书的声音。

    “周秘书,你好。”

    “是这样,刘董身体有些不舒服,已提前退场。在离开之前还想有些具体的合作事宜想跟您谈一谈,您看。”

    “不好意思,合作的事不是应该由我丈夫去谈吗?”

    “这件事只能跟您谈。”

    周秘书的话语有着不可置疑的强硬。

    绮妮犹豫了一会儿:“那好吧,在哪里?”

    “请跟我来。”

    刘胖子终於要出手了。我的心一阵狂跳。“我听见了。”我轻轻的对空气说了声,当然是安慰绮妮。

    我抬头看去,果然刘胖子早已不见了踪影,而绮妮正跟着周秘书走过大厅左侧的长廊。台下的小曼显然也看见了,着急的看向我,我对她微微一颔首,表示尽在掌握中。

    聚光灯下,我跟对方总经理交换了合作协定书,现场传来一阵热烈的掌声。

    “万总,合作愉快。”对方伸手过来。

    “合作愉快。”我也伸手过去握了握。然後拿起协议书走下了台,一众股东围了过来,一阵恭喜,当然也包括小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