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女友小薇的淫荡日记

    时间:2018-11-06
    第1章 女警花

      “姓名?”审讯室里,张晓芸手里拿着一份资料严肃地问着坐在对面的男人。

      张晓芸是东海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刑侦一支队副队长,今年才二十四岁,二十四岁的她就坐到了这个位置上与她美丽的外形无关,也与她那个副市长父亲无关,她依靠的是自己的实力。她不仅仅是全国警察自由搏击比赛女子组的冠军,同时也是全国警察射击比赛的总冠军,射击比赛是不分男女的。另外,她的破案率是整个东海市最高的。二十四岁,参加工作四年时间就已经到了副队长的位置,这也算是破格中的破格了。当然,除此之外,她还有个名号被所有人都记住,她是东海市的警花,当之无愧的警花。

      “小姐姐,你手里拿着我的个人档案还问我姓名,你不识字吗?”男人靠在椅子上用手指了指张晓芸拿着的纸问着。

      这个男人叫做王旭东,档案上面写的清清楚楚。

      张晓芸一下子把手里的文件夹给摔在了桌子上,冷冷地对王旭东道:“请你给我严肃一点,自己最好看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公安局,不是可以由你放肆的地方。麻烦你叫我警官或者是同志。”

      “是是是,小姐姐同志。”王旭东笑呵呵地道。

      张晓芸深深地皱起了眉头,随后再次问道:“姓名?”

      “不是……我说你这个小同志胸长得那么大但是却怎么没有脑子呢?那上面写的那么清楚你还在问……”

      “你说谁胸大无脑?你再说一句试一试?让你回答你就回答,哪那么多废话?”张晓芸彻底怒了,直接一掌拍在了桌子上问着,连旁边负责记录的小警察都给吓了一跳。

      说实话,张晓芸虽然年轻,也很漂亮,但是到底是干了多年刑警了,身上自有着一股威严所在。

      “好好好,说就说,咱们有话好好说,别生气成不成?女人脾气暴躁很容易引起月经紊乱内分泌失调的。”王旭东在那嘀咕着,见到对面的小姐姐警官又有要暴走的迹象了连忙说道:“我叫王旭东,今年二十五岁,东海市。够详细了吧?”

      “性别?”张晓芸继续问着,这些都是正常审讯的基本套路了。

      “喂喂喂,美女同志,问我姓名我能接受,但是你这问我性别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难道你看不出来我是男是女吗?难道我雄性特征这么不明显吗?你这么问我我可以告你对我进行人身攻击……”王旭东喋喋不休地道。

      “你有完没完?我看你今天是没准备出去了是吧?行,既然你愿意在这里继续呆下去那就如你所愿,把他关在这,明天再来问。”女警官张晓芸说完直接站了起来准备出去。

      “别别别……大姐,别生气……”

      “谁是你大姐?”

      “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小姐,我……”

      “谁是小姐……”

      “我……我又错了,姐姐,姐姐总行了吧?小姐姐同志,我回家还有事呢,麻烦你有什么问的快问行不行?我保证好好配合,你问什么我都答,行不行?”一听要给他晾在这一边,王旭东立即就怂了。

      “我再问一遍,性别。”女警官张晓芸再次坐了下来冷冷地问着。

      “男,正儿八经的男,如果不信你们可以随时过来检查,当然,最好是由小姐姐你亲自来验证……”王旭东一本正经地说着。

      张晓芸狠狠地瞪了王旭东一眼,然后直接问道:“五天前,也就是十月八号的晚上,十点到十二点这个时间段,你在哪?在干什么?跟谁在一起?有谁可以作证?详详细细地说清楚。”

      “十月八号?这么久了,谁还记得啊?不好意思,我记不起来了。”王旭东淡淡地说着。

      “记不起来了?也就是你没有办法证明自己当天晚上不在场,更加没有其它任何的人证物证来证明你当天晚上不在场对不对?”女警有些咄咄逼人地问着。

      “什么不在场的证明啊?我要证明什么在场不在场啊?我还想问你们呢,我在家呆的好好的,你们不分青红皂白地把我抓过来到底是要干什么?我到底犯了哪条法律了?”

      “不知道是吧?好,那我告诉你,四天前,也就是十月九号早上,我们接到报案,在鑫源宾馆2508号房间里面,有人被杀,我们到现场后了解了情况,死者是一名男性,四十三岁,叫做陈军,外号军哥,也叫刀疤。据称是城南一带的混混组织头目。他是被人用凶器割断喉咙而亡,在其身上,我们没有发现明显的外伤,但是,法医的检验结果却显示,他全身上下的骨头断了四十多块,这明是一个专业的杀手所为,绝不是普通人干的。”“

      “法院根据推测,死亡时间是在前一天晚上也就是十月八号晚上十点到十二点这个时间段。而这个我们也从另一名现场受害者那得到了证实,有必要告诉你,报案人就是另一名在案发现场的受害者,这位受害者是一名援交女,当天晚上被死者叫到宾馆进行非法的援交活动,而就在差不多晚上十点多的这个时间段里,她忽然被人从身后袭击,失去了知觉晕倒了,醒来之后是第二天早上,然后就发现死在床上的死者,便报案了。”张晓芸慢慢地向王旭东介绍着整个案子。

      王旭东听完张晓芸说的,整个过程都很平静,听完后笑了笑道:“看起来好像是死的很惨的样子,可是警官,这个跟我有什么关系?你是怀疑我跟这个案子有关?”

      “有没有关系你自己心里最清楚。”张晓芸冷冷地盯着王旭东说着,这是一种拷问的心理战术。

      王旭东听完张晓芸的话之后哈哈大笑着,随后微笑地道:“起码我从你的这个案情介绍里面听不出任何与我有关的东西。”

      “好,那我就来告诉你这个案子和你有关的地方。你是九月十五号从部队回的东海,根据资料上面的记载,你是被部队开除的。而就在几天前,十月二号这一天,你父亲在医院病逝,而死因则是因为长年的旧疾,而你父亲的旧疾正是三年前陈军打的。你父亲在城南的爱民巷里经营着一家做皮鞋的小店,这家小店已经开了几十年了,算是你们家祖传的手艺。”

      “陈军是这一带有名的混混,所有的店铺都要向他交保护费,这就包括你父亲,不交就要挨打。三年前的一天,陈军找你爸收保护费,但是却涨了一倍,由于传统手艺越来越不吃香,你爸的小店生意越来越不好,根本就交不起这笔保护费,你爸就与陈军吵了起来,最后发生了肢体冲突,最后陈军带着几个人把你爸狠狠的打了一顿,还砸了你们家的店,你爸受伤,据说是伤了内脏,之后一直都会时不时的痛。而这之后,陈军一直都有欺负你爸,你爸是个老实人,也就一直被他们欺负。我说的这个过程对不对?”张晓芸盯着王旭东问着。

      第2章 胸大无脑

      王旭东听完之后微微笑着,然后点了点头对张晓芸说道:“看来小姐姐你不仅仅只是胸大,脑子也很不错嘛。这些事情都能调查的这么清楚,很不错。”

      “可以说,你爸的去世其实是与陈军有着很大的联系的,可以说你爸的死是由陈军间接造成的,这就是你的杀人动机。另外,你爸是十月二号去世的,你花了几天时间处理你爸的后事,你爸是在十月五号下葬的,而陈军是在十月八号去世的,按照东海本地传统的一些说法,人下葬后的第三天成为回灵日,这一天的死者会最后一次返回阳间与家人见面,所以这一天在老一辈人那里是觉得很重要的一天。”

      “而你爸的回灵日正是十月八号,这个时间太过于巧合了。王旭东,你现在知道你与这件案子有什么关系了吗?你现在记起来了你当天晚上发生了一些什么了吗?”张晓芸冷冷地看着王旭东问着。

      “不错不错,小姐姐,你真的让我刮目相看,你不仅人长得漂亮,看得出来,你是个很有实力的警察,你调查的很仔细,分析的也非常到位。你的分析让我无话可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不是想说这个陈军是我杀的?可是亲爱的小姐姐,你是警察啊,警察办案是要靠证据的,所谓捉奸拿双、捉贼拿脏,你不能光用你一张性感的小嘴这么一说就认定了我是杀人凶手吧?请问你有什么证据吗?”王旭东微笑地问着。

      “证据,你有杀人动机,并且,你当过兵,你有作案的能力,另外,你到现在都在故意回避我们的问话调查,而且,你没有任何的人证物证可以证明你有不在场的证明,这就是最大的证据,从这就足以断定你就是杀人凶手。你最好老老实实把自己的问题给交代清楚,争取得到宽大处理。我们的政策你是知道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小姐姐,你也太能吓唬人了吧?说实话,你这审讯人用的这种心理战术说的好听点是最初级的,说的难听点其实就是最弱智最傻逼的,你觉得这也能吓唬住人吗?如果我真是杀人犯我会被你这么简单两句话就给吓的什么都说出来吗?看来还是那句话,胸大果然是无脑啊。”王旭东摇了摇头叹气说着,眼睛却一直都盯着张晓芸那制服里面胀鼓鼓的胸脯。

      “你眼睛往哪看?”张晓芸的愤怒已经爆表了。她张晓芸是谁?从来就没有哪个男人敢对她多看一眼,她可是整个警队的霸王花,而今天她却已经被面前这个男人三番两次的调戏了,如果不是因为身为警察的身份她早就动手了,而现在,对面竟然敢公然盯着自己的胸脯调戏自己,这已经令她忍无可忍了。

      “喂,警官同志,你们虽然是警察,但是你们管天管地也不能管我眼睛往哪看吧?眼睛往哪看这是我的自由啊,我当然是往我喜欢看的地方看。”王旭东似乎并不知道自己惹到了谁,依旧一副痞痞的样子。

      “好,你喜欢看是吧,那我今天就让你看个够。小李,你先出去,审讯暂停一下,等下我叫你你再进来。另外,把监控器和录音器全部关了,把外面窗口玻璃也给拉起来,带上门,我没有打电话叫你们进来谁也不许进来。”张晓芸眼睛里面喷着火吩咐着坐在旁边的小李。

      小李瞪大了眼睛,他当然知道自己这位著名的火爆脾气的美女副队长这么安排是要干嘛。

      “队长,你……你悠着点吧,千万别弄出人命来了啊,不然可不是闹着玩的。”小李提醒着。

      “你放心,我自己心里有数,另外,你记住了不该说的不要说。”张晓芸提醒着。

      “好,我知道。”小李随后走了出去,出去的时候还用一副悲天悯人的眼神看着王旭东,就像是看到一个将死之人一样,然后带上门走了出去。

      张晓芸走到了房间角落里指着装在那的监控器,直到监控器已经没有光了才转身走了过来,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手里已经拿了一根警棍,慢慢地往王旭东这边走了过来。

      “你……你要干嘛?你可是警察啊,警察可不能打人啊。”王旭东一脸惊恐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不停地往后退。

      “警察不打人?你香港电影看多了吧?你不是喜欢看吗?那我今天就让你看个够。”张晓芸一边说着,一边直接把外套给脱掉,露出了里面穿着的一件紧身的上衣,然后拿着警棍慢慢地往王旭东身边走来。

      “我干警察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哪个犯人敢在我面前不老实,而你今天吃了豹子胆了敢调戏我,行啊,我今天就让你好好的调戏,你不就是喜欢看胸吗?你不是说了好几遍我胸大无脑吗?那现在我就让你好好看看,大吗?”张晓芸挺着的确很大的胸冷冷地问着。

      第3章 狠毒的女人

      王旭东刚说完,一个电棍就朝他头上砸了下来。

      “大是吧?好看是吧?”

      王旭东吓了一跳,连忙一个侧身给躲开了,然后便开始跑,围着审讯室的桌子跑着,嘴里大喊着:“警察打人了,救命啊。”

      自己那一下竟然被躲开了,这让张晓芸很是意外,要知道,她可是真正的练家子,虽然是个女孩子,但是她出手的速度和力量那都不是常人能比的,就刚刚那一下,普通人的反应速度肯定是躲不开的。

      “你是警察,人民警察,人民警察是用来保护我们人民的,你怎么能滥用私刑啊,我要告你……”王旭东围着桌子在那躲着张晓芸手里的警棍,一边在那喊着,那样子的确是有些狼狈。

      而同样狼狈的还有张晓芸,别看只是在一间不大的审讯室里,审讯室的这张办公桌也不大,但是偏偏围着这张桌子的她就是追不上王旭东,她也找到机会出手了两次,但是每次都被王旭东给躲开,虽然王旭东每次躲开都显得那么狼狈,但是却就是一点都没有被伤到。

      两人就像是两个小孩子在玩你跑我追的躲猫猫游戏一样,看起来非常的滑稽可笑,这令张晓芸更加的愤怒。张晓芸提起旁边的一张椅子就朝王旭东的后背砸了上去。

      王旭东敏锐地感受到身后带来的风,回头一看就见到张小云双手举着一张椅子朝自己身后砸了过来,饶是他也吓了一跳,要知道,地方本来就小,两人其实每隔多远,也就隔着一米远左右,这个时候后面砸下来一把椅子,根本就躲不掉,要是被这么一下砸中,不死也得掉半条命。

      说时迟那时快,王旭东顾不了那么多,一个就地打滚,利用压低的身子从椅子下面滚了过去躲过了张晓芸的这一下。

      “你来真的是吧?够了,姑娘,玩玩也就算了,这样子玩下去会出人命的。”王旭东从地上站了起来,对张晓芸说道。

      “我今天就是要杀了你。”张晓芸见到自己这一下都没打中王旭东,更加愤怒了,愤怒的已经有些没有理智了,拿着椅子又朝着王旭东砸去。

      “我靠!还来……”王旭东又打了个滚再次躲了过去。

      “够了。”王旭东在躲第三下之后,终于是忍无可忍了,也是因为实在是没地方躲了,地方就那么大,躲拳脚还施展的开,但是要躲过这么一张大椅子实在是地方不够,他只能出手制止张晓芸了。

      在躲过一下之后,王旭东一个箭步来到张晓芸面前,一只手抓住张晓芸的手腕一扭,在张晓芸松手之后便去想去抢张晓芸手里的椅子。但是想想,张晓芸那可是也是个练家子,突然之间被王旭东给捏住了手腕,她便直接伸出另一只手,在椅子掉在地上的时候,直接一拳就朝着王旭东的面门砸来。

      王旭东头一偏,再次躲过了张晓芸的一拳,然后出手极快,另外一只手也准确无误地抓住了张晓芸出拳的手,此时,就变成了两个人面对面站着,王旭东两只手分别紧紧地控制着张晓芸的两只手,让张晓芸完全动弹不得。张晓芸虽然是练家子,而且可能也算是个高手,但是在王旭东面前,她的那点功夫真的就像是个小孩子一样。

      “姑娘,够了,别玩了,我承认是我错了,咱们坐下来好好说行不行?姑娘家的别动手动脚的……”王旭东话还没说完,就感觉裆下生风,不用想他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靠……”王旭东喊了一声,随后立即抬起自己的一条腿硬生生地挡住了底下张晓芸用尽吃奶的劲踢向他命根子的腿。

      张晓芸被王旭东给制住了两只手,完全动弹不得,恼羞成怒的她刚刚便直接用脚来了一招撩阴腿。

      “你这个女人太狠毒了,竟然用这一招,你这是准备让我断子绝孙啊,我可还是处男,我家三代单纯啊!你这么做以后生儿子都没屁股……”王旭东也怒了。

      在挡住了张晓芸的这一脚之后,直接抬脚,挺身,整个跨身紧紧地抵在张晓芸的裆部,这是擒拿的手段之一,这样子就能够完全制住对手的两条腿,让对手的两条腿再无发动攻击的机会。

      而上半身,王旭东直接抓住张晓芸的两只手把张晓芸的上半身给压在了她身后的办公桌上,紧紧地压住。

      此时办公室里没有,如果有人一定会吓一跳。只见张晓芸躺在办公桌上面,而王旭东站在办公桌面前,上半身压在张晓芸的身上,两只手压着张晓芸的两只手。而下半身,王旭东的跨部紧紧地顶在张晓芸的跨部,张晓芸的两条腿因为姿势缘故只能是抬着,几乎是盘在王旭东的腰部,这个姿势要多么暧昧就有多么的暧昧。

      “放开我……”张晓芸刺客完全动弹不得,一双眼睛带着冷冷地杀气咬牙切齿地盯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王旭东说着。

      “我不放,我要是放开你又打我怎么办?除非你保证起来之后不打我,我们心平气和地谈话,成不成?”王旭东笑眯眯地道。

      “给你三秒钟,赶紧放开我,不然,我叫人了,你这是袭警……”

      “别吓唬我,你自己说的,现在叫破喉咙都没人能听到,你要不信你就大声叫一叫?保证你叫破喉咙都没人听得到。嘿嘿,小妞,说真的,长得真不错,挺漂亮的,特别是这胸,这得是D吧?你说,你说要是我现在在这里对你怎么样你说他们能听到吗?”王旭东一脸猥琐地对张晓芸道。

      “我保证,我会杀了你,绝对会……”张晓芸脸早已经变成了绯红绯红的了,眼睛里面满满的是杀意和怒火,还有这屈辱。绯红的脸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因为愤怒。作为一个刑警,她这一辈子从来就没有这么屈辱过,她这辈子都是她把别人给打趴下,从来没受过这种屈辱。

      第4章 羞辱

      “喂喂喂……我只是开个玩笑,开玩笑知道吗?你可千万别当真啊。”王旭东看着张晓芸的眼神里的愤怒和杀气连忙说道,然后道:“我现在放开你,但是你保证我放开你之后你不能再对我动手,好不好?”

      张晓芸只是冷冷地看着王旭东,没有说话。

      “你这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啊?我放了啊,你可记住了,不能再动手啊……”王旭东再次说着,然后小心翼翼地松开了张晓芸,接着连忙退后两步。

      这边王旭东退后,等着与张晓芸休兵和解,但是那边的张晓芸可没这个打算。

      王旭东一松开她,她就立即从自己腰间掏出手枪出来,一把打开保险,举着枪对着王旭东的头。

      “喂喂喂,大姐……这个可别开玩笑啊,这会出人命的,赶紧把这东西放下。”王旭东吓了一跳,连忙道。

      “把手举起来!”张晓芸冷冷地道。

      “好好好,我举我举。有话好好说好不好,咱们别玩这些东西成不成?”王旭东连忙举起了手。

      “我这一辈子没被人这么调戏羞辱过,王旭东,我说过了,我今天要杀了你。”张晓芸举着枪对着王旭东的脑袋冷冷地说着,一步步地往王旭东身边走去。

      “我那只是开玩笑,开玩笑你也当真啊?我只是随口说一说啊,我又没真动手对不对?你也看到了,我压根就没对你怎么样嘛……你可是警察,警察是保护我们老百姓的……”王旭东一边后退一边连忙求饶,直到最后被张晓芸的枪给顶在了墙壁上无路可退为止。

      “我们是保护老百姓,但是没说保护你这个杀人犯。我会杀了你,然后说你袭警,对我不轨,要杀我,所以我自卫开枪杀了你,最多我就是受处分,你一个杀人犯没人会怜悯你,我不杀你你过段时间也要被枪毙。”

      “我靠,你也太黑暗了,你这是心机婊腹黑妹。姑娘,咱们还是有话好好说行不行?刚刚我有做错的地方我向你赔礼道歉行不行?对不起成不成?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您宰相肚里能撑船……”

      “晚了。”张晓芸冷冷地道,手指把扳机握的紧紧的,以她的脾气,她是真的恨不得一枪给蹦了面前这个猥琐的男人,但是一个警察的职责让她保持了理智,虽然说得那么无所谓,但是其实她是一个好警察,她不可能做出杀人的事情来,她有着自己的职业操守和担当。

      看到张晓芸手指在扳机上颤抖,这说明张晓芸是很想扣扳机的,已经到了扣与不扣的零界点了。加之保险已经被打开了,看到这,王旭东也淡定不了了,只要张晓芸稍微再用一点力,这么近的距离,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他。

      “门怎么开了?”王旭东忽然转头看着门的位置惊讶道。

      张晓芸条件反射地朝门口看去,也就正在这个时候,王旭东一下子就动了,一只手以肉眼都看不太清楚的速度抓向了张晓芸的手腕,然后用力的扣住手腕一扭,张晓芸的手立即就松开了握枪的手,手里的手枪一下子就掉了下去,而王旭东另外一只手早就伸了过去,一把接住掉下去的枪,把枪紧紧地握在了自己的手里。

      张晓芸彻底蒙了,自己只是转了一个脸,一回头,自己手里的枪就已经到了王旭东手里了,速度快的她自己都几乎没什么感觉。

      王旭东拿过枪之后,就像是小孩子玩魔方一样,几乎是在两秒钟里面就把张晓芸的枪给拆了,一样一样地拆了下来,然后走到办公桌面前,依次把张晓芸手枪的各个零件一一摆在桌子上,说道:“姑娘,这个东西是个危险的东西,别随便拿出来,要是一个不好一个冲动真的给开枪了那问题可就大了,另外,要记住了,如果不是紧急情况特殊情况,就算是再冲动也最好不要开保险,一旦开了保险也就等于随时都会发生最糟的意外情况,而且是你不能控制的。”

      王旭东话还没说完,张晓芸直接一个直拳朝着王旭东面门打了过去。

      “还来?”王旭东有些无语,伸出手挡住了张晓芸的一拳,随后张晓芸又是一脚踢了过去,再次被王旭东轻轻松松地给挡住。

      张晓芸不停地对着王旭东出手,把自己多年练习的搏击技术发挥到了极致,但是,起码打了几分钟,王旭东却是站在原地一动都没动,她打的每一招都被王旭东给轻松化解了。从这就能看得出来,两人之间的差别有多大,高下立判。

      最后,张晓芸气喘吁吁地走到办公桌另外一边的椅子上坐下,脸上的愤怒和杀意早就没了,变成了沮丧。她已经心服口服了,因为她很清楚,自己完全不是面前这个男人的对手,这个男人强过自己太多,如果不是他让自己没出手,她都不知道已经死了多少次了。

      “怎么了?不打了?”王旭东看着张晓芸的样子,笑嘻嘻地靠在椅子上,把脚翘在办公桌上面问着,随后从兜里掏出一包五块钱的烟拿了一根点上。

      看着王旭东此刻的样子,张晓芸非常的厌恶,但是她没有去制止,因为她知道,她不是他的对手。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为什么这么厉害?”张晓芸问着。

      “谢谢夸奖,不过我真算不上厉害,这些都是在部队里面学的,部队里面随便叫出一个来都比我厉害。”

      “你当我傻吗?我们警队里面从部队里面转业过来的数不胜数,他们有多少实力我非常清楚,与你根本就不能相提并论,你到底是什么人?”张晓芸接着问道。

      “我……我说我是拜了一个神秘高人为师从小就学习绝世武功你相信吗?”

      “你不说我迟早会调查清楚的,不过,我现在更加肯定你就是那个杀人凶手了。死者死之前被人敲掉身上四十块骨头,但是却没有死,而是让对方生不如死,最后才一刀毙命,这足以说明这个人是个高手,而你完全有能力做到,而且,我相信全东海也只有你能做到。”张晓芸冷冷地对王旭东道。

      “你分析的很到位,但是还是那句话,你没有证据。”

      “你真的以为你自己做的天衣无缝吗?虽然我们在现场没有找到任何指纹和线索,从酒店的监控里面也没有查到任何线索,我也不知道你是怎么进到酒店房间里面去的。但是我们却找到了一个致命的线索,那就是在这天晚上九点四十多,我们从你家附近路口的一个监控里发现你的身影,你出门了,而这个时间与死者死亡时间吻合,所以,我们有充分的证据证明这个与你有关。”

      第5章 我是好人

      “虽然我很穷,我没钱请律师,但是你也不要欺负我不懂法好不好?这个能说明什么?按照你的意思所有在那天那个时间段出门的人都是凶手?你既然查了监控,那么监控有没有记录我去了哪?是不是往现场去的?”

      “没有,监控最后显示你的地方在你家附近路口的那个巷子里,监控拍到你进了那个巷子,然后,你是在晚上十一点多从那个巷子里面出来的。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是的,那个巷子是个死胡同,而且,我们找遍了这个巷子附近的监控,都没有发现你的身影。”

      “我们也问了人,也没人发现当天晚上有人从那个巷子里面翻墙爬出去。但是,以你的身手你一定有办法出去,而且不被监控拍到的,虽然我并不知道你用的是什么办法。但是有一点你解释不了,你大半夜的在这个巷子里面呆了一个多小时是在干嘛?”张晓芸咬牙切齿地说着。

      “我能解释啊,我家里的厕所堵了,我没地上厕所,那个死胡同,附近经常有人在里面随地大小便,我那天晚上在里面解手来着,我解手喜欢玩手机,一不小心就玩了一个多小时,这个解释合理吗?如果是来回走路的话如果你没有找到我从这个巷子里翻墙出去的证据,那么这个就是最合理的解释了。”

      “另外,就算你能找到我翻墙出去的证据也不能说明说明,你得找到我从巷子到酒店去的证据,还要找到我出现在酒店的证据,还的找到我在案发现场的证据,最后的最后,你还得找到我杀人的证据。你们查了这么多天一点证据都没有查到,你觉得你们能查到吗?我说姑娘,我也不想跟你说那么多了,还是那句话,你们是警察,破案要有证据,如果你能找到证据证明人的确是我杀的,那我绝不会反抗,我愿意接受法律的惩罚。只是现在,你得放我回去了。”王旭东笑着说着。

      “想走,不可能,就你刚才说的这些话我就能断定人就是你杀的,在我找到你确凿的证据之前你不可能离开这里。”张晓芸咬牙切齿地说着。

      “干嘛,你这是强盗窝你准备把我扣在这里做压寨先生啊?你有什么理由扣我呢?别忘了,你今天抓我过来其实都已经违规了,因为你们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我跟这件事有关,你们让我过来只是配合你们调查问话,我是在做一名市民该做的配合你们查案,但是你对我的态度已经超越了,我已经不追究你们了,如果你们不让我走的话……”

      “你有权利叫律师过来。”张晓芸道。

      “你当我傻啊,你们的套路我知道,我请律师,我怎么请律师,我人被你们扣在这我怎么叫律师?而且,我是个穷光蛋,我没钱请律师,有那钱我还不如多买点泡面吃。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八号追书阁] 回复数字210,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美女,虽然我请不起律师,但是我有手机,能打电话,比如打市长热线,比如打给各大电视台新闻媒体,或者给你们公安局的监督热线进行举报。实在不行,我的手机还能上网,我能把你们不公平对待我的事发布到网上,一个恶妇女警察欺压凌辱一个弱小的帅气小伙,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单独关在警察局里面进行凌辱,我想这样的帖子在网上应该能引起很多人的愤怒和关注的。”王旭东接着笑嘻嘻地说着。

      “你……你胡说八道……”

      “我是胡说八道啊,但是只要有人关注你的上级领导迫于压力就会来调查,到时候你拿不出任何证据证明我跟这个案子有一丝一毫的关系却强行关押我,第一你得乖乖放我回去,还要向我赔礼道歉,第二,你要受处分,第三,你的上级要受处分,第四,你们会被老百姓骂,而你也一定会出名的。你觉得我分析的对吗?那个时候谁会注意我一个弱小的受害者的言辞是否有那么一点点不准确或者是过激呢?因为那都是被你们给逼的,你说是不是?”王旭东继续笑着。

      “好……好好,咱们等着瞧,王旭东,我记住你了。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证据的,到时候我一定亲手把你抓起来送进监狱让你尝尝花生米的滋味。”张晓芸被气得嘴唇发抖,紧紧地咬住自己的嘴唇对王旭东一个字一个字地说着。

      “不会的,你不会的,因为我是好人,是好市民,你是人民警察,警察是保护我们老百姓的,怎么会抓我呢,对不对?”

      “你是好人?一个在部队里面都被开除都被踢出来的败类垃圾,更别说你现在还是杀人犯呢,说不定在部队就是个逃兵。”张晓芸冷冷地说着,她今天受的委屈是这一辈子来最多的,从来没这么憋屈过,打打不过,骂骂不过,说也说不过,更重要的是,自己是一个警察,在对待一个明知道是凶手的嫌犯面前她却一点点办法都没有,最后只能咬牙切齿地骂着。

      “你说谁是逃兵?”王旭东忽然眼光一冷,冷冷地看着张晓芸质问着。

      张晓芸看着王旭东的样子忽然吓了一跳,王旭东就像是忽然之间变了一个人一样,一下子从刚刚的一个小痞子一下子就变成了一个恶魔,特别是那一双带着冷冷地杀气的眼神,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八号追书阁] 回复数字210,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让张晓芸忽然之间从心底里有了恐惧感,看着这双带着杀气的眼神,他不由自主地开始后退。 “你再说一遍?谁是逃兵?”王旭东一步步地向张晓芸走去,那眼神对于张晓芸来说,绝对是这辈子见过最为让人恐惧的眼神了,就像是面前的人是地狱的恶魔,是魔鬼撒旦一样。

      张晓芸看着王旭东一步步向自己走来,害怕的一步步往后退,最后退到了角落里面无路可退了。

      “你……你……你要干什么?”张晓芸惊恐地看着越来越近的王旭东的脸。


    [ 此貼被半俗不雅在2018-11-05 18:23重新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