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还是发生了师生恋

    时间:2018-11-08
            我是一名高校的文学老师。在新学期开学的星期一晚上,我的全校公选课如期开始,其实我是最头疼第一周的周一上课,因为学生都知道,第一周是试听的,老师没有点名册,好多学生想来就来,不想来就不来。
            当走到楼下时,我一抬头看到603漆黑一片,不是吧,中奖了,不会一个学生也没有吧。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走上六楼,推门进去,看来真的中奖了。沮丧的我,无奈的把日光灯打开,把电脑和投影仪准备好。等啊等,好漫长啊,从来没有感觉时间如此长过。接近上课时,我终于等到了一个身影往里探头。我说:「上课吗,进来吧。」
            当时也没有在意,但是又等了五分钟,看看实在没有人来,我就开讲了。我是个比较内向的人,讲课时有一个坏的习惯,一般用散光看学生。虽然是一个学生,但是还是按部就班的讲课,因为我讲课更多的是一种享受和陶醉。就这样,我面对一个学生滔滔不绝的说了一节课。
            下课时,我才用眼角的余光瞄了一眼我的唯一的学生。哇塞,不是吧,是她,似曾相识,但是记不起叫什么了。飘逸的长发,大大的眼睛,诱人的小嘴。她正在一只手抚摸着自己头发,一只手玩弄着手机。
            我便踱过去。
            「你好,你什么系的啊?」
            「我,外语系的。」她的樱桃小嘴一张,很清脆的回答。
            「你怎么选了这门课?你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没来吗?」
            「我喜欢文学,特别是诗词,每次听这种课感觉特别充实。据说好多同学说第一周不上课,而且我本来也没想来,刚才就是被你喊进来了,我也不好意思走了。」她的眼睛笑起来特别甜,即使是做起鬼脸来。
            「那不好意思啦,影响你休息了,哈哈。」我很尴尬的挠了挠头。
            「没关系了,按说就应该来上课的,不过挺值得,您讲的挺好的,那些没来的是他们自己的损失。」
            「是吗,谢谢赏光了。」
            接着就是一些不痛不痒的话。在聊天过程中,我发觉她其实是个很活泼的女孩,同时也用余光按照男人的标准审视了一下她的身材。不错啊,一米六五左右,胸不大不小,腰不太粗,一件白色束腰的上衣表现表现了她的轻巧,同时映衬的她的皮肤也很柔滑,修长的细腿被牛仔裤包裹的恰到好处。
            靠,魔鬼呢,我的下半身不自觉的挺起。罪过,罪过!要不是媳妇出差一个月,我没有食人间烟火,也不能有这种衣冠禽兽的想法。我赶紧坐到课桌旁掩饰自己的尴尬。
            正巧,铃声响起,我抓紧站起来走向讲台。
            「老师,就我一个人,就别讲了,我们坐下聊聊天吧。」
            「啊,这样不好吧,学校里有检查的。」我装作严肃的不敢回头,怕她看到我的帐篷,走到讲桌后边才转过身来,挡住我的尴尬。
            「没关系的,第一周,有没有其他学生,有检查的就说我们讨论问题吗?」妖精,看着瞪着大眼睛的她,我不仅想起了这个词。
            我磨蹭了半天,就答应了下来,坐到她的对面,我们面对面的聊起了生活琐事。其实聊什么不重要,,我有一搭无一搭的回着,主要的精力在压制着心中的欲火,但是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越压制但随着鼻中传来的女人的幽香,让我不争气的又站了起来。
            都说红袖添香,有女相伴是一种艳福,但是这种被压制的艳福真的不是好受的。我在煎熬中度过的一节课。下课的铃声响起,我感觉到是一种解脱,妈的,今天又要回去撸了。
            我趁她在收拾东西的时候,抓紧转过身,走向讲桌,收拾自己的东西,并关好相关设备,顺便平息一下自己的欲望。
            当我弄完这些,一抬头看她还站在那儿,提着包。
            「走吧,等我呢?」本来是开玩笑的。
            但是她却说:「是啊。」我一犹豫,便和她一块走出了教室。
            如果是以前,下了课肯定是乱糟糟的。但是今天,好像不仅仅我的教室特殊,整个教学楼有点静。我们便并排着,她在里,我在外沿着楼梯往下走。
            「你住几号公寓啊。」
            「八号啊,」她回答道。
            「哎,那我们顺路啊。」她没有回答,只是蹑手蹑脚的做出不要出声的样子。我说:「怎么了」。她指了指四楼的楼脚,便快步过去了。我返回来顺着她的手指,借着外边路灯一看,一团白花花的东西,空气中弥漫着一种迷人的气息。哇塞!现在学生太厉害了,因为虽然刚开学,但是天气还比较冷,教学楼里人也比较少,所以到这里一诉分别一个假期的相思之苦,情到浓时,竟然打起了野战。
            我赶快也走了下去。到了楼底时,看到她红扑扑的脸蛋,好想摸一把。
            我们很尴尬的走着,经过校园的小花园时,她才停下来,我跟着走,没注意,一下子撞到她身上。「啊!」她被我撞了一个趔趄。
            「你没事吧,不好意思,我没有想到你会停下。」我赶紧伸出手去扶她。她的手好软好滑呢,我的心一动。
            「没事,哈哈……」她顺势坐到花园里的座椅上,「老师,你刚才太搞笑了,哈哈……」她坐在哪里前仰后合的笑着,胸前的双峰一颤一颤。
            我也坐到她旁边,「你也真是的,那种事看见就看见了,还指给我看。」边说还边轻轻拍了她一下。本来想拍她的肩膀,谁想到她在前仰后合的笑,竟然鬼使神差的拍空,指甲擦过了她的峰顶。虽然隔着衣服,但是很是感觉到那团柔软。我不好意思的搓着手,低着头好像做错了事的小孩。
            突然,她扑向我,紧紧地抱住我,轻启柔唇:「老师,我喜欢你。」
            轰的一声,我压抑了整个晚上的欲火,终于冲破了阻碍。我紧紧地抱住她,借着透过树枝间的路灯,用嘴唇寻找着声音的来源,划过她的秀发,她的紧逼的眼睛,她的睫毛好长,划过她的小巧的鼻子,鼻尖有点凉凉的,最后滑到了她的樱桃。软软的,嫩嫩的,湿湿的,我伸出了舌头,去寻找她的舌头。她的舌头躲闪着,我追逐着。突然,我的舌头被她用尖尖的牙咬了我一下。
            我澎湃的欲望突然清醒,「不好意思。」我想要推开她的手。
            「不,老师,我真的喜欢你,自从我第一次见你,就喜欢上你了。可是你一直不认识我。今年终于选修了你的课,给了我这个和你单独见面的机会。」
            「我以前教过你吗?怪不得有点似曾相识呢?刚才不好意思,太冲动了。」
            「不,我喜欢,这是我做梦都会梦到的场景,你不喜欢我吗?」
            「不,我们刚刚认识,没法说喜欢不喜欢啊。」
            「你不喜欢我,那你偷看我干嘛?以为我不知道,还,还像现在一样大起来,以为我看不见呢。」边说边戳了一下我又顶着她的小弟弟。
            我的小弟弟一酥,「自然反应吗?见到美女没有反应,我媳妇不该哭了吗?」
            「是吗?那现在是不是他应该哭了呢?」她的手隔着我的裤子磨蹭着哪里。
            我尴尬的笑了笑,抓住她的手,「不要弄了,那刚才为什么咬我啊?」
            她继续在我怀里蹭着,「惩罚你,我喜欢你了这么久,现在你才知道,,所以我要惩罚你,」
            我很无辜的享受着她的胸器的摩擦,「我又不知道你喜欢我,你也不告诉我,要惩罚也是要惩罚你才对啊。」
            「那你来啊,你来啊!」她咬着我的耳垂,轻轻的在我耳边说道。
            什么禽兽,什么伦理,都被她那轻轻的一声吹到了太平洋的东岸。
            「好,那我就惩罚你。」
            我左手把她抓起,用嘴再去探路。右手解开她上衣的束腰的腰带,顺势上走,轻启文胸,握住了那个不大不小的小兔子轻柔起来,左手抬起,在她的小兔子头上划圈,感觉到那小红豆越来越硬。她的身体颤抖着,就像冷一样,紧紧地往我身上靠,因为路边还有刚从校外吃夜宵的同学来往,所以她竭力的忍着不敢发出声音,只是她的手已经解开了我的腰带,抓住了我的弟弟。
            「哇,好大!唔……」我的嘴又堵住了她,左手继续捏弄着红豆,右手顺着细腻柔嫩的皮肤,划过细腻的蛮腰,平坦的小腹。她的牛仔裤像捆在身上一样,我便解开她的裤子的扣子,拉开拉链,隔着细柔的内裤,走过峥嵘的穿透内裤的阴毛,来到了她的桃花源门口。那里早就潮水泛滥,打湿了一片。我隔着内裤,更碰到她的桃花,她不仅浑身颤抖,嘴里嘟囔着不知什么东西,手也不由自主的套弄起来。
            我按着她颤抖的节奏揉动着,她随着我的节奏,缠着我的舌头转着圈,套弄着我的弟弟。我这个时候已经意乱情迷,掀起她的内裤,把食指顺着润滑的街道,进入了山洞深处。
            「噢,……」她轻轻随着我的抽动地呻吟着,我急忙用嘴堵住她的嘴,她摆着头要躲开我的阻碍,要发出自己的声音,同时也在不断的弄我的弟弟。
            「噢,不,不,(⊙o⊙)啊!,我要,不……,(⊙o⊙)啊!」
            我感觉到手指头一热,知道她内射了,她一下子瘫在了我的怀里。我把手指抽了出来,吮吸了一下自己的手指,有点咸咸的。左手继续揉捏着她的奶子,趴在她的耳边说:「怎么样,我的惩罚如何啊?」
            「你真坏,弄得我好痒啊。」她轻轻的说的。
            「是吗?我的惩罚呢?」我拿着我的弟弟,蹭了一下她的脸。
            她低下头,先用舌头舔了舔我的龟头,然后顺着直到阴囊,先舔了一遍,便把左边那个睪丸含到嘴里,用紧紧地牙磨着,同时两只手在上边弄着。又把右边的含到嘴里咬着,然后又顺着来到龟头。
            「噢……」我感觉到忍了一晚的子孙一涌而出,喷了她一脸一头。
            「啊,」她叫了一声,嗔怪道,「你真坏。」
            我不好意思挠了挠头,她从包里拿出纸巾帮我擦干净,并把自己收拾干净。
            我重新把她抱入怀中,说:「你怎么样,累吗?」
            「不累,你好坏。哎呀,几点了。」
            「快十点了。」我看了下手机。
            「还好,公寓没关门了,要不我就回不去了。」她顺势倒在我怀里。
            我暧昧地说,「要不,去我家洗洗吧,我媳妇不在家,要不然你身上有些味道,你不怕你们宿舍的闻出来啊!」
            「啊,好吧。」她红着脸,犹豫了一下便答应了。站起来,抱着我的腰就要走。
            「我们离开远一点,不要让人看见。」我小心翼翼地说。
            「嗯,好吧。」我借着余光一看她一下子煞白的脸色。
            我们一前一后朝我家走去。一路无话,也是幸运,没有遇到熟人。我来到门口,开了门,打开灯,然后向后一探头,给她使了个眼色,她走进门。我关好门,刚一转身,就见她又扑过来,抱着我哭起来。
            「怎么了?你怎么了?」我被她弄得手足无措起来。
            「我感觉你刚才又离我那么远,好害怕。」她抽泣着说。
            「没有,没有,我在这呢。」我边拍边把她抱起,抱到沙发上,抚摸着她的头发。
            我看着她的脸,那是一张十分清秀的面孔。弯弯的眉毛,大大的眼睛里含着泪珠,长长的睫毛仿佛梨花带雨,有点凸起的鼻梁,樱桃一样的小嘴,细滑的皮肤,我就这样看着她,她一愣,便一头扎进我的怀里,说道:「我感觉刚才就好像做了一场梦,是真的吗?」
            我抱着她的肩的手有力掐了她一下,「啊,好疼。」她在我怀里扭动了一下。「特别是刚才我们俩回来的时候,你在前边走,我觉得你离我好远啊!」
            「不好意思,我们老师都住在一起,所以我怕别人看到,这就是做贼心虚吧。」
            「难道没有学生过来交作业或者问问题吗?,你心虚什么?」
            「有啊,关键是你不是啊?」
            「谁说我不是啊?那我问你,你喜欢我吗?」她问道。
            我一愣,「我,我……」
            「我什么啊,我,不喜欢我还抱我,亲我,现在还顶着我。」说着她又把手伸进我的裤子里。
            这时,我的大脑又轰得一声,情欲战胜了伦理,刚刚熄灭的怒火又重新燃起,一把把她放到沙发上,饿虎扑食般拥了上去,用嘴含住她的樱桃小口便吸允起来,她也配合的伸出了舌头与我追逐。右手开始解开她的束腰的腰带和扣子,从肩膀上扯下胸罩的带子,便滑向了她的双峰揉捏起来。左手也没有闲着,解开她的裤子的纽扣,拉开拉链,伸了进去。她的右手也在这时拽下了我的西服,解开了我的上衣,嘴巴逃离我的追捕,来到了我的乳房舔舐着。左手解开我的腰带,扣子,拉链,伸进了我的内裤。我的嘴没了猎物,便寻到了她的耳垂吮吸着。她扭动着,配合着我的揉捏,我扭动着配合着她的揉捏,一会儿我们俩就用脚把身上的衣服只脱的剩下了内裤。
            「哎呀,」我们俩在扭动过程中掉到了地毯上,本来我在上边的,现在变成了我在下边。
            我说「没事吧,」
            「有事,快,快救我。」她把手拿出来,一把拽下我的内裤,把我的弟弟扶正,便她内裤的一侧坐了进去。只听「噗」的一声。
            「啊,啊,……」我们俩同时大叫。
            她在我身上跳起来,两只白兔欢快的跳跃着,我想抓住她们,但是她们跑的太快,我追逐着,哈哈,守株待兔,她们终于撞到了我的两只手做的树桩上。我的弟弟的树桩感觉一阵挤压,她高潮了。她酥软的伏在了我的身上。我抱起她,重新把她放到沙发上,扯下了早已不起任何作用的内裤,观察起她的桃花源来。
            她的桃树很多,密密麻麻的。穿过桃花阵,来到了桃花谷,因为刚来了桃花汛,所以湿漉漉的,好多桃树上也是桃花带雨,嫩嫩的红红的让人忍不住的去亲吻和抚摸,当然得到的回应是哼哼的呻吟声。我跋山涉水攀到了桃花谷的山顶,虽然不高,但很突兀,也就是有一个人的立锥之地,我在上面吐了口痰,继续蹂躏着,她的反映越来越强烈。我下到谷底,桃花潭水深千尺,真的吗?我伸出舌头,本着科学家研究的精神,亲身实践一下。
            这时她好像缓过劲来,用力的摁着我的头,嘴里喊着「不要,不要!」
            我被她猛力一摁,差点被蜜汁呛死,抬起头说,「要,还是不要?」
            她白了我一眼,用还穿着丝袜的脚,夹了我的弟弟一下,说「你说呢?」
            我的天哪,我崩溃了,我彻底沦陷了,一把把她从沙发上抱起来,她的双腿盘在我的腰间,挺起了意犹未尽的钢枪,直捣黄龙。
            「啊,啊……,」她大声的叫着。
            他的叫声换来的是我更猛烈的冲刺。
            「哦,哦……,不行了,不行了,我要尿了,啊!」随着她声嘶力竭的一声呐喊,我感觉腰眼一热,立刻拔出单枪,只见一条白线,穿过上空,打到了墙上。我把她放下,顺势也瘫软在了她的旁边。
            我们俩互相抚摸着,她突然咬了我的奶子一下,说:「哎,你不是喊我来洗澡吗?怎么又」
            「是啊,我去给你放水去。」我就那样站起来,走向浴室,打开水龙头。因为是太阳能,所以放了一会儿水就热了。我出来招了招手,说,「好了,过来吧。」
            「不嘛,你来抱我嘛,我走不动了。」
            「小妖精,」我便走到沙发边,一把抱起她。她的脸又红了。
            「你的脸怎么这么喜欢红啊,」
            「人家害羞吗,哪像你那么不要脸,那个怎么射了还那么大」。
            我憨憨的笑道,「你的魅力大呗!」
            我把她抱进浴室,犹豫的问了一句「你自己洗,还是……」。
            她没有说话,但是用她那黑黑的眼珠瞟了我一眼,
            「哦,我知道了,我出去了。」
            她娇嗔的说,「讨厌,想出去就出去,不许偷看啊!」还顺便踩了我一脚,便转身屁股一扭一扭的走向淋浴的下面。
            我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淋浴的水从天而降,流在她的头上。她的头发像瀑布一样垂在了后背上,水继续顺着她的皮肤流下了,流过她的蛮腰,翘臀,长腿,一直到脚跟。她捋了捋她的长发,回过头来,「呆子,傻了,把门关了,不怕我感冒了。」
            「哎,」我机械的答应着,尽管我今晚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过这个躯体了,但我依然被这出水芙蓉给震住了,真的好美。
            她伸出手指头勾了勾,我失魂落魄的过去。
            「你怎么了?」。
            「你真的好美,我好喜欢」我还沉浸在震惊中。
            「别呆了,再美也是你的了。」
            「我真的有福啊。」
            「别傻了,赶快洗吧。」
            这时水汽已经弥漫开来,我们开始互相揉搓起来。肤如凝脂,领如蝤蛴,每次读这句诗都想批判当我抚摸遍她的全身时,我真的感受到了。而随着她摸遍我的全身我想起了陈老总的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我抱着她说,「从后边吧。」
            她乖巧的转过身子,双手扶墙,我扶着她的腰,用力一挺,又回到了温暖的家园。随着头顶的热水冲下,我一遍又一遍的耕耘着。她的屁股好小好尖啊,好有弹性。
            当我沉浸于她屁股时,随着她啊啊的叫声,我们又一次沦陷了,我拔出枪,和她一块冲洗干净,给她拿了件浴巾抱着,回到了客厅。沙发周围还弥漫着战斗的气息。
            「哎呀,都怪你,你看都十一点半了,公寓门都关了,我回不去了。」她突然大叫到。
            「要不我送你回去,我说和你讨论问题时间耽搁久了。」
            「去你的,那不是此地无银吗?」。
            「要不你给我你们班主任电话,我给你请个假,说你今晚不回去了。」
            「那你说你是谁啊,我和你没有关系。」
            「我说我是你男朋友啊,」
            「去,」她抬起腿来踢了我一脚。「我先给老师打电话请个假,要不然明天死定了。」
            「给我请就行了。」我把她抱在怀里,她顺势躺在我的大腿上,白了我一眼,并用手势做出不要说话的样子
            「喂,老师,你好。我们一个老乡病了,我需要在医院陪床,希望你准个假。」
            「……」
            「不是,她十点多才病的,我急忙送她到医院,刚刚安排好,不要意思啊,实在对不起。」
            「……」
            「看样子挺严重的,医生说要留院观察一下。」
            「……」
            「谢谢,我会小心的,那明天我拿证明和假条给你,谢谢了。」
            「看样子,你很熟练啊,晚上经常夜不归宿啊。」
            「谁说的,我很乖的,只不过我们宿舍有一个经常这样,见多了也就会了。不过我的信誉在老师那里还可以,她就不行了,每次请假老师都不信。」
            「那你今晚就不用回了」
            「怎么,你希望我回呢,还是回呢?」
            「我当然希望你……」
            「你去死?」她抓起沙发垫子来打我的头。
            「不要谋杀亲夫啦,」我边喊边挠她,一用力把她的浴巾扯掉了,她先是啊的一声,左手捂胸,右手捂阴部,一迟疑,便一伸右手,趁着我愣着,扯下我的浴巾,还边说,「这样才公平吗?」便又盯着我傻傻的笑。
            我也愣了,也笑起来,她的脸又变红了,真的像苹果。我贴过去,用嘴吻着她微微发烫的脸,说「那我们到床上好好的爱一次好吗?」
            她点了点头,「射在里边吧,是安全的。」说着便抱住我的脖子。
            我抱起她到了卧室,在柔软的床垫上,我再次吻遍了她的全身,从湿漉漉的头发,到娇小的小嘴,小白兔,肚脐眼,平滑的小腹,带有沐浴露味道的桃花林,长腿,柔软的小脚,优美的背和翘而有弹性的臀,以及有点像有皱纹的菊花,腿窝,我要真正的占有她。再回到正面时她的脸更红了,特别是配上她白皙的身体,特别好看。她已经完全的沉浸在我的抚摸中,嘴里喃喃自语着。
            我掰开她在紧紧揉搓的双腿,拉开她紧扣的双手,已是淫水泛滥。顺势一挺,直达草丛深处。
            「快,痒,我要你,快……」
            我使出了浑身解数,不断的抽插着。
            「哦,用力,就是这样。」
            「不,不要动哪里,这里,」
            「好老师,好老公,好哥哥,这里哎,」
            「对,就是这里,哦……」
            在我卖力的抽插中,感觉到她的桃穴一紧,我的腰也一麻,我们这次共同沦陷了。
            第二天,我们睡到中午十一点多才起床。她去请她的假。后边来上课的学生也多了,我的媳妇出差也回来了。她依然上我的课,我依然讲我的课,只有在讲课时我们两目注视时才会知道自己的相思之情,但是却再也没有越过雷池一步。
          (全文完)